甘肃热线

首页 > 新闻 > 临洮王立鼎被诉案情公开 法律专家指职务侵占存疑

临洮王立鼎被诉案情公开 法律专家指职务侵占存疑

2020-07-27 14:39  浏览量:128  评论
导读:王立鼎开发的商品房 自从5月30日甘肃省临洮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王立鼎被指控职务侵占罪一案、事实和证据公开(见《民企股权假代持遭刑事追诉 知情人举报贪腐偷税大隐情》一文)以来,此案在北京、天津等一线城市多个大学法学院师生特别是研究生群中持续引发热
临洮王立鼎被诉案情公开 法律专家指职务侵占存疑

王立鼎开发的商品房

  自从5月30日甘肃省临洮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王立鼎被指控职务侵占罪一案、事实和证据公开(见《民企股权假代持遭刑事追诉 知情人举报贪腐偷税大隐情》一文)以来,此案在北京、天津等一线城市多个大学法学院师生特别是研究生群中持续引发热议,人们逐步看清楚这一基本事实不清、权益归属不明的案情,是很难构成职务侵占罪的。

  法搜网主笔|武中道

  包括北京大学法学院、天津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的诉讼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民商经济法学院等多位教授于6月初对此案进行了研讨论证,形成了专家论证意见。

  其中能让人秒懂的焦点,是“债务对股权排除的可能性”,如果一笔钱既要享受债权又要享受股权,那就可能是恶霸了,同一笔钱的债权和股权,在事实和法律各个层面,是相排斥的。如果不能排除王立鼎与临洮巍某斯钟表眼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巍某斯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可能性,则关于王立鼎侵占巍某斯公司9291万元的指控,就缺乏足够坚实的事实基础。对此,不宜刑事指控,而应当先按经济纠纷处理为宜,对相关资金投入和权利归属进行认定和确权。

   假股权收购实际土地转让

  证据材料显示,本案是双方以虚假的股权收购为名,进行实质的土地转让。巍某斯公司没有向王立鼎支付股权收购款,相反,王立鼎向巍某斯公司支付了绝大部分土地转让款。

  根据《起诉书》指控,2015年1月17日,巍某斯公司因开发巍某斯花园小区需要,经董事会股东会决议以1000万元收购王立鼎拥有的中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使巍某斯公司成为中晖公司的母公司,并用巍某斯花园住宅小区商品房销售获利支付收购王立鼎中晖房地产公司股权的1000万元。

  但是,证据材料显示,2013年底,有工程建设经验的王立鼎,与其姻亲长辈裴某江洽谈购买巍某斯公司名下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巍某斯公司持有21.72亩土地,王立鼎与裴某江约定售价每亩100万元,共计2200万元,裴某江得知土地增值税要300万元,为了达到避税的目的,2015年4月9日巍某斯公司出具《委托书》,委托咨询公司做出每亩28万元,总价610.11万元的评估报告,双方预以610.11万元价格签订避税的《土地转让协议》,私下约定总价2200万元,合同约定每亩28万元,剩下每亩72万元汇入裴某江的妹妹裴某所提供的个人账户。

  裴某江得知以610.11万元价格签订合同还要交100多万的税款时,提出做一份假的《股东转让协议》,约定合同签订之日三日内支付1000万元给王立鼎购买王立鼎中晖房地产公司股权。本案其实是双方以股权收购为名,实际上是进行土地转让。双方签订收购中晖公司的协议,是基于规避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增值税的目的。

  从现有案件证据材料来看,如果起诉书指控的情况属实,那么按照协议,巍某斯应当支付1000万元收购中晖公司,但事实上,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巍某斯公司向中晖公司实际支付了1000万元的收购款。

  相反,现有证据材料显示,王立鼎作为中晖公司的实际管理人,为了购买巍某斯名下的土地,已经支付了相应的土地转让款。王立鼎与裴某江洽谈购买巍某斯公司名下的土地,双方约定该土地出让价格为2200万元。对此,巍某斯公司发给王立鼎的对账单(见公证书卷七p9-10)表明,王立鼎已经支付其中的2000万元部分,还剩余200万元未偿还。可见,王立鼎个人已经实际支付了大部分的该土地转让款。对此,有巍某斯公司提供的账单等材料,可资证明。

  明确的借款排除股权出资

  证据材料显示,涉案2867.06万元不是巍某斯公司及其股东向中晖公司的出资,而是王立鼎向巍某斯股东个人的借款。

  《起诉书》中指控,巍某斯收购中晖公司之后,巍某斯公司董事长裴某江担任中晖公司法人、经理、执行董事,决定以巍某斯公司及该公司股东个人名义共向甘肃中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2867.06万元。

  但是,根据证据材料显示,该2867.06万元是王立鼎为了开发巍某斯小区,从2014年12月就已经开始向裴某(姻亲长辈之一)等自然人借款周转。

  简言之,该笔款项是王立鼎向裴某江及裴某等巍某斯股东个人借的借款,且借款早于2014年就已经开始,对此有巍某斯出具的账单等证据材料相佐证。

  对于王立鼎先后归还其巍某斯及股东个人该部分款项的事实,除王立鼎个人供述笔录之外,还有巍某斯公司的财务总监裴某发给王立鼎的对账单(卷七p9-10)予以佐证。

  《起诉书》还指控,2018年7月25日,王立鼎未经裴某江及巍某斯公司董事会成员同意,授意中晖王某、韦某华伪造巍某斯公司公章,代签裴某江签字,将中晖公司100%股权转到王立鼎个人名下。王立鼎等三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应属巍某斯公司9291万元,公诉机关指控王立鼎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巍某斯公司财物共计9291万元。

  专家论证意见认为,这也同样因为“股权”本身的不确实,而难以认定其犯罪事实。

   刑事不当介入民事纠纷

  专家论证意见认为,在王立鼎与巍某斯公司之间可能存在债权债务纠纷的情况下,结合全案事实,应当对双方各自投入先予以确权,以经济纠纷先行处理为宜,而不宜在各种权利关系、财产归属数额等事实不清的情况下,直接通过刑事手段指控王立鼎侵占巍某斯公司财产。

  如前文所述,一方面,包括为了开发巍某斯小区,从裴某等股东借款的2867.06万元,购买巍某斯土地的2200万元,以及前期土地转让审批费550万元等,还有对巍某斯花园小区的个人出资537万元,王立鼎总共投入5100万余元。

  另一方面,王立鼎尚欠巍某斯公司土地款及裴某等人借款1717.06万元。对于该部分剩余欠款,王立鼎提出以开发小区商铺抵账,裴某江先初始表示同意,后裴某等人提高其借款利息,由6%(还是8%,双方主张不同)提高到12%,催促王立鼎还款,王立鼎再次提出以商铺还款遭到拒绝。

  后王立鼎由于销售房屋不理想,未及时将欠款还款给巍某斯公司和裴某等股东,而被采取强制措施。在王立鼎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公证书中裴某与王立鼎的对话,王立鼎给裴某江的短信,裴某江给裴正滨的微信,裴正滨给王立鼎微信等证据材料可证明,均是在催促王立鼎还剩余欠款。

  就此而言,本案主要是围绕欠款的归还而引发的经济纠纷,为了及时化解民事纠纷,维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应当以经济纠纷先行处理为宜。

  综合来看,王立鼎将自己的中晖公司在工商登记上转让给巍某斯公司,实际上并未收到股权转让款,自己又向对方支付了2000多万元的土地转让款,最终其在法律上既不是中晖公司的股东,也不是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人,其法律上的权益明显与其实际投入支出之间存在较大落差。对此,应当首先厘清双方的权益归属,通过民事途径进行确权。这些事实对于王立鼎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以及具体的侵占数额而言,均具有重要的影响。在这些基本事实未核实之前,不宜在刑法上对其进行追诉。

  根据律师提供的材料,与会专家经讨论后一致认为,就《起诉书》指控事实而言,本案存在诸多基本事实不清,权益归属不明的疑问。本案是双方以虚假的股权收购为名进行实质的土地转让;巍某斯公司没有向王立鼎支付股权收购款,相反,王立鼎向巍某斯公司支付了绝大部分土地转让款;涉案2867.06万元也不是巍某斯公司及其股东向中晖公司的出资,而是王立鼎向巍某斯股东个人的借款。这些情况说明,王立鼎与巍某斯公司之间可能存在债权债务纠纷,结合全案事实,应当对双方各自投入先予以确权,以经济纠纷先行处理为宜,而不宜在各种权利关系、财产归属数额等事实不清的情况下,直接通过刑事手段指控王立鼎侵占应属巍某斯公司财产。

  (为避免教学活动受到打扰,本文应参与研讨的6位专家要求,不披露其姓名,敬请网友谅解。)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i6851420459276517896/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